我叫小芽,今年十八岁,因为在外地念大学,妈妈就租了一间公寓给我一个人住, 虽然有时候会寂寞,不过相当自由, 我最喜欢在家里穿着性感的睡衣和丁字裤,想像自己被又高又帅的男人强暴, 他会撕掉我的薄纱睡衣,这时候我36D的奶子会弹跳出来, 又白又嫩的奶子上面是粉红色的乳头,他会情不自禁的吸我.... 幻想到忍不住的时候,我会用奶头磨蹭着凉冰冰的墙壁, 张开大腿一边想像自己被人从後面骑,一边自慰到泄出来 不过我很保护自己的第一次,如果不是又高又帅的白马王子, 是不可能入我的眼的,因此即使追我、想上我的人很多,但从没有人得到过我 没想到,我珍惜了这麽久的第一次,竟然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今天下午房东临时打电话来,说她叫了水电行来修理浴室的水龙头, 没想到才刚挂了电话,门铃就响起了 我现在可是只穿着薄纱睡衣和小丁字裤呢! 匆忙下我只能赶紧抓了一件衬衫,和运动短裤套上, 反正只要我动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我没穿内衣, 我开了门,是个叔叔级的水电工,笑得相当和蔼可亲, 我带他到浴室後就让他独自进去修理水龙头,而我站在门外看, (其实是怕没穿内衣的奶头硬起来被发现) 他的技术很不错,黝黑的双手东弄弄西弄弄的,再换个零件什麽的, 一下子水龙头就不再有滴答的漏水声了, 叔叔:「妹妹,你来检查一下有没有问题,没问题的话帮我签个名,我要跟你房东请款」 我往里面瞄了一下,走进去打开水龙头,水流了出来, 再关上,水便停了,而且也没有再漏水 我正要转身帮他签名的时候,水电工竟然一把抓住我,他的双腿用力夹住我的, 「啊--你要干嘛!」我很害怕的用力挣扎,但是始终被他抓得牢牢的 「你觉得我要干嘛?」他很有力气,一只手就可以把我两只手抓紧,另一只手撕开我的衬衫,露出我令人害羞的睡衣「小荡妇,里头穿透明薄纱还想装清纯?我看你根本就是等着要被我干」 「呜--放过我--叔叔--求求你放过我--」我真的哭了出来,好可怕,我一点都不想被这种又丑又老的男人强暴 水电工改压住我的後颈,那张又厚又大的嘴唇压上我娇嫩的小嘴, 他粗长的舌头强硬的伸了进来,我想要躲开他的舌头,却被他缠得牢牢的, 一阵昏然击向我的脑袋,我软呼呼的喘息着,再也没力气反抗,舌头反而像攀着他的舌头似的任他卷弄 「小荡妇就是小荡妇,亲一下就有感觉了」水电工很得意的啧啧吸着我的舌头和嘴唇,见我被他逗昏没力了,那双粗黑的手就爬上我的胸部,揉玩逗弄 「啊……叔叔……不要这样玩……」我实在没有被男人玩弄的经验,他的手指才弄个几下,我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,我的奶头又麻又酥又痒,忍不住的往他那里挺 「想让人吸啊?」水电工很得意的笑「看你这麽荡的样子,叔叔怎麽可以拒绝你呢?」 他真的吸了,吸得我哎哎乱叫,我的睡衣被他吸得湿答答的,他一手拉掉我睡衣的肩带,露出我另一边奶头玩弄着,另一手一把将我捧上洗手台张开大腿围住他,我碰到冰冷的洗手台才发现,我的运动短裤早就不在身上,性感的小丁字裤正被他的手拨弄着 「喜欢叔叔这样玩你吗?」水电工粗暴的轮流吸吮我两边奶子,「你房东说你是大学生啊?」 我点点头,只希望他别停 「几岁啦?」 「十、十八……」 「哇,我正在吸十八岁小女生的奶子,接下来叔叔要吃你的小骚穴…」 他捧着我的屁股,嘴唇含住我的阴唇,舌头迅速拨弄我的小花豆, 「啊啊--哎……叔叔……饶了我……」嘴里是这样讲,但我的手却抱住他的头,修长白皙的双腿紧紧夹着他 水电工这回倒是很快就停下来,因为他被我淫荡的样子也搞得快受不了了, 「干!老子还没干过哪个大学生这麽欠人骑的」水电工直起身,又含住我敏感的奶头舔着吸着,一边脱他的裤子 「啊……叔叔不要干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我还是第一次……啊啊啊……叔叔……」我一边享受他吸我奶头的快感,一边又怕他真的把他的丑东西放进来,声音软呼呼的向他求情 「我鸡巴都这麽大了,不干你叫我要怎麽办?」 「我可以…我可以帮你…用嘴巴…」 「好吧,看你这麽乖的份上,叔叔就答应你」 我还来不及高兴,他那个又丑又脏的大东西就硬狠狠的插进我柔软的小洞里, 「啊--」好痛!我哭了出来「叔叔骗人……」 「乖,叔叔先好好干你,再完成你想吃鸡巴的心愿」他一脸销魂样子,「干!你真的很荡!嘴巴说是第一次,下面还挺会吸的嘛」 水电工一点也不怜惜的用力撞击我的嫩穴,每一下都深到我最敏感的点 「啊啊啊……叔叔……叔叔……啊……小芽不行了……叔叔……」我正在被一个又丑又老又黑的男人骑,我修长美丽的腿围住他的屁股,我的嫩穴含着吸着他的丑东西,我两颗浑圆的奶被他干到不停乱摇,其中一个奶头还被他吸着 「干!我也不行了!」水电工的脸胀成猪肝色,插入的速度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重「没射在这麽淫荡的大学生里面过,叔叔就送你吧!」 「啊--不要、不要……会怀孕……啊--」我吓坏了挣扎也没用,他已经捧着我的屁股紧紧的压入我的嫩穴,里头的鸡巴抖啊抖的,一阵热烫喷进我的花穴里面,害我又高潮一次、浑身颤抖 水电工满意的抽出他丑陋的鸡巴,我已经整个瘫在洗手台上,无力的看着他又臭又浓的精液从我还在颤动的小穴流出来,滑到大腿上…